www.cinstina.sk

斯洛伐克交际

斯洛伐克西部

景色

阳光和水 ,是斯洛伐克西部的象征 。这一对因子 ,给生命赋予活力 ,滋养着这片乡村的土地 。几千年来 ,浩瀚的多瑙河 Dunaj塑造着它周围大自然的外貌。她似乎希望太阳最强烈地照射这片平原,孕育出了大地最美的果实。多瑙河 Dunaj水虽然没有浸润附近的丘陵山地 ,但丘陵山地毫不逊色 。它同样得到阳光的抚爱,让人们的灵魂得到快慰:那可能是因为两个地区不同的外貌,而它们是多瑙河 Dunaj奏出的音乐的不断变化的乐章。

欧洲大陆最长的大河多瑙河 Dunaj在南方环绕着斯洛伐克西部的15000公里土地 。她把北岸赐给了斯洛伐克 ,以河的中心为国界 ,172公里长的多瑙河 Dunaj成了斯洛伐克与匈牙利 Maďarsko的界河 。古时候 ,多瑙河 Dunaj在她这一段旅程中 ,冲积成一个内陆三角洲。今天,有时候还可以看到这种冲积而成的独特地貌 ,这就是鲁基纳森林 lužné lesy ,森林里分布着堵塞的河岔 。这里拥有绝无仅有的植物群和动物群。尽管历史上在此地生息的人们也曾经对这儿的环境造成过影响 ,今天的人们还是力图与大自然和谐相处 。多瑙河 Dunaj加布奇科沃 Gabčíkovo的水利工程系统就是一个明证。这是既是一个大型水库和水电枢纽 ,也是水运航道 。尽管当初也隐约听到一些不祥的预言,但如今却也证明这是一个生态奇迹 。平原啊平原,一马平川 。多瑙河几个世纪的伟业 。河水冲积成沃土 。人们把黑麦岛 Žitný ostrov这个美名给了这片大地。它是斯洛伐克的粮仓 。再往北 ,沃野一片 ,这是因为多瑙河 Dunaj的支流在远古时代也成就过它们的丰功伟绩 ,它们冲积成的肥沃土地 ,也足于养育那儿的人们 。富饶的土地 ,处处都被精心保卫和爱护 。居高临下雄视乡村的城堡 ,是这种保卫和爱护突出的象征 。特伦钦 Trenčín贝茨科夫 Beckov波依尼采 Bojnice红石 Červený Kameň尼特拉 Nitra德温 Devín布拉迪斯拉发 Bratislava …… 在这些地方,都有着各城堡矗立着。

文化和传统

葡萄酒和葡萄园艺 。这是令人陶醉的琼浆玉液 。这是斯洛伐克西部的文化和传统的源泉。这珍贵的玉液琼浆 ,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衣裳来将她装扮?用造型优美,绘有美丽画图的容器 。同样的原料 ,葡萄从中茁壮成长 ,盛美酒容器的制作也从中取材。这是从朴实向高雅的大转变 。这是民间文化的根基。所以 ,画家和工艺师也把她当作自己创作的样本,来创作令人羡慕的艺术品 。因为他们自己本来就羡慕人民创造的作品。

斯洛伐克西部给人们呈现出多姿多彩的传统文化 。小镇奇奇曼尼 Čičmany还保留着民间的建筑艺术 ,造型独一无二 。杜山·尤日科维奇 Dušan Jurkovič,这位来自米亚瓦 Myjava的斯洛伐克建筑师,享誉欧洲 ,他为这种建筑艺术深深陶醉 ,并从中获得了无穷的灵感 。斯卡利察 Skalica的前人民文化宫就是这位建筑师艺术创作实践中的珍品 。但是 ,葡萄酒才是斯洛伐克西部的传统文化中基本创造性成分 。在小喀尔巴阡山 Malé Karpaty南麓 ,葡萄在古罗民时代就已经结下果实 。时间的长河在流经几个世纪以后 ,葡萄园艺文化在这里也变得根深蒂固 。莫德拉 Modra佩齐诺克 Pezinok圣•约 Svätý Jur拉察 Rača是当地葡萄园艺文化的中心 。在每个中心 ,葡萄收获以后, 为了向酒神致敬 ,人们举行庆祝大会 ,这就是葡萄丰收节 ,每当这时 ,游客都从四面八方蜂涌而至 。庆祝游行 ,在载歌载舞的狂欢后 ,曲终人散 。葡萄园艺的传统 ,激发了民间磁器的创造 。莫德拉 Modra的磁器誉满全球 ,在世界各地 ,莫德拉 Modra出品的盘 、罐 、盆 装饰着数不胜数的家庭居室 。就像从民间艺术造型中心的造型艺术家们的工作室出品的民间艺术作品 ,有着同样的盛誉,充满着美 ,这种美脱胎于百年的精雕细刻 ;就像茨冈音乐家贝日奇•莫莱尼察 Berki Mrenica对音乐的演绎 ,也有着同样的盛誉……

历史和名胜古迹

斯洛伐克的西部。所有古代欧洲民族都跨越过这片土地 ,也都在这儿深深地打下过他们文化的烙印。克尔特民族留下了造形奇特的银币 、古罗马人留下了帝国边界的防御工事 :多瑙河 Dunaj畔的坚固的营盘和堡垒 、抗御野蛮外帮的战壕 ,林林总总 ,应有尽有 。这片土地后来成了斯洛伐克民族祖先的家园 ,这个民族最后在这里赢得了自己的天下。这片大地,历史悠久 ,古迹处处 , 有的可以上溯到2500年前。古老的历史丰碑 ,矗立在高高的山峰上。

皮耶什佳尼 Piešťany附近的波瓦奇斯奇•依诺维茨 Považský Inovec的山麓的富饶地区 ,自古以来就有人类栖息 。保留在斯洛伐克迄今为止最古老的雕塑维纳斯 ,就是在这儿 ,在小镇摩拉瓦尼 Moravany附近的小山谷罗帕塔 Lopata,发现的。它是25000年前的作品 。经过成千上万年 ,不同的文化接踵而至 ,进入了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时代 。从历史的积淀中 ,对我们至关重要的历史遗迹也展现出来 :这就是辽阔而强大的古罗马帝国的遗迹 。多瑙河 Dunaj边有它北方的边界 ,也就是被称为Limes Romanus的防御工事 ,抵御过那些野蛮外帮 :凯尔特人 、马科曼诺人 、日耳曼人 。它由一排堡垒和营地组成 。在今天的小镇依萨 Iža附近 ,有克勒曼迪亚军营 Kelemantia,而在布拉迪斯拉发 Bratislava鲁索维察 Rusovce镇附近的日鲁拉塔军营 Gerulata才是主要的 。它长期沉睡在岁月的沉积之下 ,只是不久以前才露出庐山真面目 。但是在古罗马人到达多瑙河 Dunaj以前 ,在这儿 ,已经生活着另一个重要的民族 :凯尔特人 。他们留下了是数十上百枚被称为比亚特克 Biatec的银币 。估计这是用铸在银币上的一个公爵的名字命名的 。杜措维 Ducové皮耶什佳尼 Piešťany附近隆起的丘陵 ,曾被辟为军事据点 。它见证过所有在这儿扎根的文化 ,最后成了古斯洛伐克的军事要塞 ,后来发展成为高耸巍峨固若金汤的城堡。德温 Devín,座落在多瑙河 Dunaj摩拉瓦河 Morava的交汇处的北岸上 ,它是大摩拉维亚帝国 Veľká Morava最雄伟而牢不可破的堡垒 。在大摩拉维亚帝国 Veľkomoravská ríša时代 ,基督教已经在这块土地上扎下了根 。但是大摩拉维亚帝国 Veľkomoravská ríša的政治中心是尼特拉 Nitra。著名的普里毕纳 Pribilina就是在这儿统治了整个帝国 。但是 ,能引起人们对那个时代回忆的一切 ,都已经荡然无存 。帝国灭亡以后 ,尼特拉 Nitra并没有失去其重要地位 ,而成了主教驻锡之地 。特伦钦 Trenčín承前启后 ,许许多多的重大历史事件在这儿继续上演。在这些历史丰碑上,铭刻下了能征善战的公爵马杜什•恰克 Matúš Čáky的英名 ,在自己领地 ,他保持了霸权地位 。布拉迪斯拉发 Bratislava后来居上 。低古匈牙利 dolné Uhorsko被土耳其人占领后 ,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 。在这个时候 ,布拉迪斯拉发成为举行加冕典礼的所在地 , 并在此地建立了伊斯特罗波利塔纳大学 Academia Istropolitana ,成了文化和艺术的中心 。但是现代史上也出现过令人悲哀一页 ,那就是大屠杀 ―― 当时 ,当局蓄意强迫几乎整个犹太民族迁移到集中营 ,现在 ,只剩下犹太博物馆里的展品 ,还能让人忆起他们的文化 。谢天谢地 ,这些现在都已经成了历史 。

休闲

水和太阳,富于生命的因子。激发着人们休闲的欲望。多瑙河 Dunaj的流水抚慰着人们的眼睛和灵魂。多瑙河 Dunaj之波的簇拥着船只 ,从此岸向彼岸 ,穿梭游弋 , 只是为了感受快乐。就连城市,在经过一天或一星期喧嚣之后 ,也安静下来。为的是让人们的身心可以在最幽静的地方休憩 。在塞内茨湖群 Senecké jazerá,休闲的机会多得令人眼花缭乱 。积极休息 ,消极休息,任君选择。有点儿小病小痛吗?沐浴可以把它们涤荡干净。皮耶什佳尼 Piešťany浴疗方面很有名气。休闲的方式真是太多了。

博伊尼采 Bojnice的城堡及其附近,在这最合适的地方 ,连鬼怪和妖魔也有自己的狂欢节 。王子们和公主们、国王们与王后们 、骑士们 、龙 、猛禽 、骷髅 、巫师 、吸血鬼 ,每年都令观众的如醉如痴 。 本地或外国来的艺人 ,表演着魔术与妖术 。他们用地狱来吓唬孩子们 。整个城堡人声鼎沸 ,生气盎然 ,热闹非凡 ,然而 , 这时候 ,城堡下面的巴尔菲 Pálfy伯爵却远离着热闹 ,沉睡在墓穴里做着自己的梦 。当然 ,生长着睡莲的湖泊群才是真正的神话 ,这就是闻名世界的皮耶什佳尼 Piešťany浴场 。浴岛上的浴房沉浸在一片绿中 ,身心疾患都可以在这些浴房得到治疗。水温70度的温泉,富含各种矿物质 ,疗效显著,举不胜数的身体备受摧残的患者 ,已经从中受益 。几百年来 ,硫泥疗法是最流行的疗法 ,而硫泥成了重要出口商品 。浴疗可以治风湿 、神经疾患 。斯洛伐克南部的其他很多地方也有温泉涌出 。帕提尼采 Patince也因为温泉成了深受欢迎的休养地 。因采石而形成的塞内茨的湖群 Senecké jazerá,也可以有其他的休闲方式 :休养别墅区不仅成了许多帆船俱乐部的基地 ,而且也是所有可以想到的水上运动的表演场 。男女老幼 ,没有谁不能让自己狂喜 。